紫簪花

红珊瑚的魂魄

要不是羡澄太可了.


南半城:

bq选手出现了!!近期的鬼灭,太水了所以想摸鱼凑个十(结果太多了一个十发不完x)还有点时间跨度)

先把💎⚡️宇善相关整理了一下55555宇善真的很好恰!!if柱有/ooc注意/草图/能把好玩的梗画得无聊不愧是我(…)

(因为画的太糙了只敢怂兮兮的匿名投了wb💦💦我系five,这里隔空回复一下老师,俺系恰老师的粮被踹入坑的,因为bq的太多良心不安抄起笔xjb画来着55555感谢老师们的粮5555

其实江宗主真的是直男

笑死了,原著被盖章除wx外全员直男啊


生自情:

不行我要大力拥抱这个老父亲澄!!




瓜瓜:



我看完书的感觉,魏无羡对江澄是有过情,是爱情




而江澄对魏无羡只有亲情,但不是兄弟情,更多的是父子情








魏无羡对江澄和江家的分割,更多是出于对前男友的那种分割,而不是兄弟情,祠堂也好,观音庙也好,都是为了在前男友面前秀恩爱,在现男友面前表忠心,狗屁的兄弟,此时没有兄弟,只有曾经爱过(可能现在还爱着)才需要这么婊








而江澄更多的表现是,儿啊,你可知道你做错了,你还不回家?什么你为了外人离家?你为了外人打伤你的老父亲?你永远不回家了?这里面其实我感觉不到有爱情甚至兄弟情的成分,只有一个老父亲被伤害的一颗心。












至于魏无羡为什么不肯回江家,为什么呈现出逃避的姿态,其实墨香真没有想那么多,什么逃避心理,她就是一个直女癌,受(女人)要嫁到攻(男人)家里去,所以最后在蓝家装乖巧,这是吊到金龟婿了,所以要好好保住饭碗,狗屁的理想是归隐,回不了江家了,蓝忘机又不脱离蓝家,最后两个人还不是跑去世家中过日子。












前世和后世是两个故事,前世是一个中二少年挑战世俗最后被社会毒打致死的故事,后世是一个灰姑娘甩了紧追不舍的霸总找了一个二代的爱情故事。












ps补充下,我给大家说一段爱情故事




波年轻的时候就擅长表演事业搞得挺好的,后来突然消失了,原因是他爱上比他大六岁的洁,此时洁已婚,波和洁的父亲打架把洁父亲的眼睛打瞎了,就去坐牢了,坐了几年牢出来洁就嫁给他了,后来波得贵人相助,突然爆红了,当时我也是个傻逼,觉得这种打瞎老丈人眼睛坐牢也要在一起的爱情真是感天动地啊。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,终于要幸福了。




后来,洁上网说,波红了之后就找了富婆出轨,要和她离婚。这个波就是现在的周立波,他大家都知道的吧……




摊手,这就是为什么我对忘羡神仙爱情无感的原因。






唉我有时间吃瓜真的应该反省下为啥文只动了两行了..猫猫落泪.jpg


这种事不是越辩越白的,其实我建议知晚和被她点名的五位太太私聊...因为在lof只会越来越多人加入,导致水越来越浑...在一个问题没解释清楚时候就又多出n个争论了...以及tag下这段时间真的波及扩大了,给人感觉真的超不好唉.


快到俩生日了,唔想把生贺赶出来,估计磨的很慢,大家多产粮吧


千千万万的江魏,大家自己爱自己的不行吗


刘小小小小雨:

所谓的“江魏平权”,说到底只是想获得认同。


原著中江澄魏无羡两人在亲妈本人眼里都不平等,就不要指望为爱发电的太太平等了,是因为意难平才来的,肯定都会各自有偏爱,或偏攻或偏受,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双担,但是你搞个纸片人还来粉圈这套,就很无聊,没必要搞成这样。


天南海北遇到一起,是因为他们够好,所以希望他们更好,而不是打着爱的名义去强加自己的思想给别人,三观相同就磕,三观不同就关掉,没人强逼你看。


江澄和魏无羡,都是纸片人,他们没办法告诉你他们的所思所想,江澄不会告诉你他喜欢不喜欢魏无羡,魏无羡也不会告诉你他到底更爱蓝二还是江澄,这种事儿完全没个定论


大多时候文手写文,如果对角色进行再加工再设定,那么本身就不是原著中的人物了,至少大部分不是,现在死磕的问题,已经偏离了话题中心的江澄魏无羡,而是对自己的观点寻找认同感。


还是那句话,来吃粮嘛,三观不合就关掉,实在不行就屏蔽,不拉黑不屏蔽自己上赶着去看还骂人,这已经不是杠精了,是犯贱。






关于再加工再设定,在我看来,擅自揣摩人物内心,帮他决定爱谁,就已经是再加工了,他已经是你笔下的人物了,没有人能替江澄魏婴说话,你不能代表江澄魏婴,你只是替你笔下的江澄魏婴说话,或者说,你只能替自己说话。




激情速打,首页一片兵荒马乱,我太糟心了。




如果观点不和,理性讨论可以,别骂我,骂人你可能骂不过我。

可知咱们这样大族人家,若被人从外头杀来,一时是杀不死的。古人说‘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’,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,才能一败涂地呢!

【羡澄】每天看自己秀恩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(13)

吾慕江澄久矣,此心永固,长命无绝。


苏杭湄:

羡澄cp向,拆wx


十五岁刚从姑苏听学回来的小双杰穿越到原著观音庙后的世界


前文戳合集


大双杰称字,小双杰称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     江澄白天躲得了魏婴,晚上却还要在一个屋子里睡觉,他故意磨磨蹭蹭到将近子时,见房里灭灯许久才准备悄悄溜回去,可没成想一推开门,一片漆黑里就被人抱了个满怀。


    “江澄,”紧紧箍着他的人将脑袋压在他肩上,声音闷闷地,“你总算回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江澄推了推紧紧抱着自己的人,却没能推动,反倒感觉被压得更紧了些,他只好拍了拍魏婴的肩膀:“我这不是回来了嘛,你、你先把我放开。”


    “不放,”魏婴吸了吸鼻子,“放了你就跑了。”


      江澄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

      他是真的没想到,自己刻意的疏远能把一向心大的魏婴逼到这样患得患失的地步。


       原本放在魏婴往下滑了几寸,便落在魏婴的背上,他轻轻拍了几下,柔声道:“我保证不跑,你先松开,去把灯点上。”


       箍住他的双臂并没有随着他话音落下立刻松开,魏婴又将他压在门上抱了一会,才缓缓卸了力,从江澄身上退下来,转身几步过去摸索着,把先前故意被自己吹灭的油灯又点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屋里终于又有了光亮,借着摇曳的烛光,江澄终于瞧见了魏婴眼睛里遍布的红血丝,一张笑脸满是愁云,他胸口闷闷的,赶忙低下头,从魏婴身边经过直直地往自己的榻前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魏婴始终站在那,眼睛里只有一个江城,他想走过去,像平时一样把江澄揽在身边,可一想起这几日江澄对他的躲避,脚下便半步也动不起来。


      他明明看得到江澄眼睛里也有自己的,可他为什么要躲呢,就真的那么讨厌自己吗?


      魏婴越想越委屈,站在那一个人咬着嘴唇跟自己生闷气,江澄见他一动不动,又看他眼神黯淡,他何曾见过一向嬉皮笑脸的人露出这样受伤的表情,心早已软了下来:“你杵在那干什么,还不赶紧睡觉,明早不陪我练剑了?”


      魏婴被他这别扭的安慰说得愣了一下,半晌才反应过来江澄这是心软下来对自己让了步,当即面露喜色:“你不生我气了?”


    “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小气,”江澄瞪了他一眼,瞧见魏婴一张笑脸又活了过来,他心里也终于安定了几分,顿了顿才缓缓说道,“只是你以后,别再说那些话了。”


      别再说那些让我辗转反侧、思之狂喜,想信却又不能信的话。


      如果云梦双杰的约定是真的,那我留不住你,想必也是真的。


      魏婴正收拾自己床铺的手一抖。


  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放下手里的被子,这才回过头来去看江澄,却见江澄神色平静,眼神里无悲无喜,他刚刚活过来的一颗心又沉回了海底。


      江澄还是不信他,不信他的情与意,不信他一颗炽热坚定的真心。


      他沉默着站起身来,没应江澄的话,只是缓缓走到桌前将方才点亮的油灯轻轻吹灭,一片寂静的黑暗里,他终于轻声开口,只说了一个字,好。


      江澄躺下来翻了个身,他在一片黑暗里闭上眼睛,将缓缓上涌的湿意艰难地压了回去,魏婴似乎一直在原地没有动,维持着站立在桌边的姿势,良久,直到江澄攥紧的掌心被指甲刺得开始发疼,他才又听见魏婴的声音。


    “你不想听,我不再说便是。可是江澄,”那人缓缓叹了口气,“我得让你看清楚,魏婴所言,句句真心。”








      现下正是莲藕成熟的时节,第二天厨房炖了新鲜的莲藕排骨汤,中午就被摆上了桌,两个小的似乎已结束了冷战,又恢复成平日里相爱相杀的关系,各守着一盅排骨汤,却偏要去对方碗里抢排骨吃。


      魏婴筷子汤匙使得灵活,三绕两绕就从江澄碗里挖走了块排骨,魏无羡见状,顺手就从自己碗里挑了块最大的排骨,盛出来就送进了旁边的江晚吟碗里。


      江晚吟蹙眉,一脸狐疑地打量他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
      魏无羡耸了耸肩,笑着回他: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觉得以前我老是抢你的排骨,欠了你那么多,以后得好好对你。”


      江晚吟握着汤匙的手一滞,却旋即就恢复了平静,欠什么还什么他都不想再追问了,只好假装听不出魏无羡话里的意思,低头避开那块排骨,舀了块藕片送进自己嘴里,最后却还是轻声说了句:“随你吧。”








      正吃着饭的功夫,就见一向敦和守礼的管家从门外急急冲了进来,连门都没敲就闯了进来,还没等江澄火气上来斥他失礼,管家便急急地说道:“宗主,含光君来了!”


      他话音还未落,蓝湛就从他身后冷着脸跨进了屋,他行色匆匆,连抹额都因为着急有几分歪斜,江晚吟对他一向无甚好感,此时见他不经通传就擅闯进来,当即一拍桌子起身怒道:“擅闯莲花坞,这就是你蓝忘机的景行含光吗?”


      蓝湛却丝毫不理会他的话,他目光始终锁在魏无羡身上,拂开挡在身前的管家,他几步就来到了魏无羡面前,将一张薄薄的纸笺塞给他,声音急促,却有几分藏不住的颤抖:“魏婴,解释。”


      魏无羡茫然地将那张纸接过来。


      被裁成巴掌大小的纸笺,只写了寥寥几个字:


      吾慕江澄久矣,此心永固,长命无绝。








      魏无羡惊得呆立当场。


      确是他的笔迹无误,可就算他记性再差,也不会不记得写过这样露骨的字句,更何况还关乎江澄。好在最初的茫然过后,魏无羡便已猜出这与自己无二的字迹是出自谁的手笔,他不着痕迹地瞥了眼若无其事低头喝汤的小魏婴,又抬头看了蓝湛片刻,几次想开口,却都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
      最后,他终于垂下了拿着纸笺的手,缓缓别开了自己的视线,不再去看眼神里满是炽烈爱意的蓝湛,哑声开口道:“没什么好解释的,就是如此。”


      也算斩断他最后的纠葛。




      TBC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不好意思来迟了~


大概解释一下小江澄的逻辑,因为他听大魏哥提过云梦双杰的约定,在听小魏哥也说过后,就已经非常坚定了他们就是同一个人,所以他本心里其实一直相信,小魏哥早晚是会离开他的去找蓝忘机的,所以他才会一直比较抗拒。这也是小魏哥会写这封信给蓝湛的原因,他其实就想对这个世界的蓝湛表明一下自己不会喜欢他的态度,emm但是不小心搞了个乌龙。。。